さトピ

まもなく、おミskです

童话故事

小青她不是蛇:

童话故事






【王源对王俊凯说:


   吃了50次饭,看见你还是很开心。我觉得我喜欢你。】


 


 


今天,给你讲一个童话故事。


 


相貌才华,家境运势,这些王源全都有。


但你可千万别羡慕他。


 


因为王源的世界里,没有时间。


 


你有没有听过或说过这样一句话——“快点快点,没时间了。”


但你错过了这一秒,还会迎来下一秒,王源这辈子,却永远搞不懂【秒】是什么。


 


你是不是要问我,没有时间的世界是怎样的世界?


我也说不准。


但我知道,对于王源来讲,钟表只是一个不停运动的物件,和飞速驶过的汽车或缓慢风化的顽石并无不同。我还知道,他小学一直是心算的冠军,可你永远无法让他明白,手机屏幕上08:59有什么含义。


 


家人是在王源念幼儿园时才发现他的特殊之处。那时候老师教小孩子认钟表,唯独圆圆软软的他学不会。王妈妈只好带着三岁便说话流利机灵、四岁便能背李白杜甫的儿子,去了许多许多家医院,测智力。


 


你也猜到结果了吧——孩子聪明可爱,非痴非傻,一派天真明朗,心理阴影面积为零,无药可医。


 


王源母亲是社科系的教授,日子还长好歹要过,就变着法子自我安慰,课也不敢多带,空出时间照顾儿子。王源他爹从政,想得要长远些,觉得孩子这病别的不说,将来婚姻却是个大问题。


 


王源自己呢,也会在做不出带有时间的应用题时急出眼泪,下节课语文老师念他的范文大加表扬就又能喜笑颜开。没有时间的世界或许并不格外可怖,毕竟各科出题时都极少涵盖这过于简单的时间计算,避开理科,他一路念到重点大学也算顺利。


 


可真正让他犯难的,是母亲百分百的牺牲和自己别无选择的依赖。


 


他既不会定闹钟,也搞不明白迟到的意义,念了大学还指望母亲接送实在丢脸。可若全凭他自己走回去,半道进了书店就再难回家。


空间的概念他有,走半个城市也迷不了路,可白昼与黑夜对他而言只是景象变化,非要肚子饿了才知道该回家吃饭。


 


王源是个文人,彻头彻尾的文人。他敏感又清高,在夜里总捧着本书,呆呆地孤独着。


他在网络上有一两笔友知己,学校里也有愿和他稍稍打交道的朋友,可除了父母,生活里从不存在能触摸到肉体且交谈些灵魂的人。


王源觉得大学门外的法国梧桐粗壮质朴,特别可爱,他想找个人亲口分享这句话,眼前却只有母亲忘记染黑的一绺白发。


 


于是他只能夜夜孤独着,思考街边的梧桐,思考自己的独特,然后看许多本书,写下许多个故事和诗。


 


第二次拿到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那天,他将自己锁在房间里,抿着嘴思考了五个钟头。


他打开房门坐上饭桌,皱着眉对父母说,


“我想搬出去住。”


 


你是不是以为,王爸爸会生气地摔了筷子,王妈妈会激动地大声哭喊?


如果真有如此戏剧化的父母,王源大概也长不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文人。


 


王爸爸只是跟着儿子皱了眉,“你早晚要摸索出独立生存的法子,但我和你妈没准备这么早就放你出去。你有详细的计划吗,说来听听。”


 


“我手上已经有三个杂志的专栏,也有一个公司联系,想合作给我出书,我投的歌词也有答复了。虽然做不到赡养你们,但也够我自己生活了,当然,房租这方面我算不了,但我猜应该交得起?”


 


“恩,你经济条件上是可以独立了。但这从来都不是我和你妈担心的部分,房租不够我们帮你再交二十年也交得起。吃饭你饿了自然会去吃,洗澡你洗得皮肤起皱就知道停止。可房租是要定时交的,你每天上课也是要定时去,学做饭菜谱上也有烹饪时间,这些事情你要怎么办?”


 


“饭可以买,自己做的话就炒菜吧,看颜色变化,这些我可以学。上课起床还需要我妈给我打电话,怕迟到中间再打一次催催。房租。。。也要先麻烦你们了。很多事该早学学,我自己解决不了的只能继续指望你们,再慢慢想办法吧。”


 


王妈妈叹口气,“要不你大学毕业了再这样试试吧,反正就最后一年了,”她注意到自己的用词,又赶忙改口,“我是说,反正你再修十门课就结束了。。。”


 


“就让他出去吧。”王父喝了口白酒,清清嗓子,“趁咱俩还能跑得动,万一出什么差错也有能力帮他。一拖再拖,将来他出事了咱俩已经早躺在病床上,怎么办?”


 


王源挤出一个笑,杏眼微微弯起来,“妈,总不能将来我恋爱了,还指望你每次都提醒我去约会吧?早晚要克服的。”


 


王妈妈听见约会两个字,更是心疼,只红了眼角,“你这情况,将来我和你爸走了,护工也不敢请,怕你受骗。也不是没想过再生一个或者领养一个,能照顾你到老。但那样对那孩子也不公平,你爸一直劝我,可我还是不忍心,总想着会有解决办法的。。。你别怪妈妈。。。”


 


王源那个挤出来的笑容终究变得太苦,他自小见不得母亲落泪,每每都要跟着哽咽,“怎么会怪你。我也不愿意有个弟弟妹妹,一生下来就要背上我这个大包袱。”


 


“都别哭了,快趁热把饭吃了,你就去大学附近那套小公寓住吧。过去买的,但房子太小,我们一直往外租着。刚好合同到期,我让那人搬了你就去住吧。”王父又闷了一口酒,眼有些红,许是呛的。


 


 


王源选择在一个周五晚上搬家。王妈妈把鸡蛋生菜面条之类放进冰箱,不由感叹一句,“之前的租客真是爱干净,两年了家具都跟新的一样,墙角都没灰。”


 


王源自动过滤掉两年,仍能明白母亲的意思,他笑笑说,“没事,以后你再来看,就是新天地了。”


用【以后】只是对他人语言习惯的模仿,这技能愈发炉火纯青,最近很少闹什么【明年见】或者【上周三我就交稿】之类错乱的笑话。


 


“你就给自己造猪窝吧。不是我说你,多大人了,内衣内裤还乱丢。还有啊,”


 


“妈,亲妈,不早了你快回去吧。”


 


“你真知道【不早了】啥意思吗你!学会赶我走了?”


 


“教授,您这是在歧视残疾人士。身为国家的高级知识分子,重点高校的园丁,言语许得注意才是,我国正处于。。。”


 


“。。。”王妈妈拎着包就走了,暗自决定明早六点就打电话喊他起床。


翅膀硬了,就该修理,周六懒觉可以免了。


 


王源自然不知遭生身母亲暗算,接了电话困得不行还是死命爬起来。毕竟他脑子里没时间感,身体却有生物钟,赖床的事做不得,打乱一次就能颠倒黑白。


 


多年来大大小小的考试将他训练地效率极高,因为不能思考自己不会的题目,以免一思考就思考到交卷吹哨,所以他向来比别人做更充足的准备,这习惯延伸到写作上,别的作者总在截稿日被编辑花样催文,独他提前交差——


醒来盯着电脑想大纲,等尿意很明显时就赶快写下思路,洗漱后再回房,一口气写完。如果是内容较多,就每写四千字收笔,确认下饥饿感。


 


听说一些残疾人需要按照时间去定点排尿,他却是按照尿意去感知时间。


 


所以你看,一开头我就说了,可千万别羡慕他。


 


 


 


王源煎鸡蛋的时候听见了敲门声,他以为是母亲忘带钥匙,举着锅铲就去开门。


“教授啊,咱俩不是说好了吗,我吃第九顿饭你才来查岗,你这样言而无信,祖国教育事业堪忧啊——啊——啊”


 


门外的男人一双狭长眼睛写满疑问号省略号感叹号,高鼻梁薄嘴唇,看着有些硬气的脸噗嗤一声,被笑容破了功。


他连忙收起笑,憋着有些辛苦,


“你好,我叫王俊凯,之前租了这个房子两年。”


 


王源那一声啊还留在喉头,穿着宽松短袖短裤手握锅铲,门外吹进妖风,像是老天爷出手相助,提醒他注意时间,不要无止境的呆傻下去。


 


“你、你好,”他觉得自己脸一定红了,“我是王源。”


 


王俊凯本来憋笑的脸瞬间定格,他嗅了嗅,皱着眉头问,“这是什么味儿?”


 


你是不是以为接下来,眼睛狭长的那位会冲进厨房拯救了荷包蛋下面的平底锅?


 


恩,没错。


童话故事总要有个身首异处的白马王子,等待黑马王子穿着盔甲出现,斩断女巫的咽喉。


 


后来他还因为看不下去王源垂直着握锅铲,把第二颗煎蛋也折磨得不成样子,忍不住出手相助,下了一碗龙须面。


 


王俊凯说他掉了一张餐巾纸,回来找找。


王源问餐巾纸上写了什么。


 


“一个曲子的主旋律。”


 


“你自己写的歌?”


 


“恩。”


 


王俊凯走进自己住了两年的卧室,被其杂乱程度吓得抖三抖。他注意到窗边挂着的彩虹旗,又回头瞟了眼清瘦好看的王源,然后爬到床下寻找,在阴影里嘴角向上扬了扬。


 


“找到了吗?”


“还没,我可以再看看吗,打扰了。”


“没事,你找吧。”


“我听王叔叔说是自己儿子要住这房子,说的就是你吧?”


“恩。这儿离我学校近。”


“你是S大的吗?”


“是啊,你也是?”


“恩,我是学音乐的。我明年毕业。”


“我还有十节课就毕业了。”


“十节课?那不和我一届吗。你学的什么啊?”


“中文系。”


“那离我们学院很近啊,怎么好像没见过你?”


“我。。。我除了上课,不常待在学校。”


“哈哈,其实我也是。”


 


王源吃完了面条,拿着碗筷往厨房走,“那你找吧,我去洗碗。”


王俊凯点点头,在他走后不久便找到了那张纸。他又看了眼那彩虹旗,把餐巾纸塞进了裤子口袋。


厨房传来水声,王俊凯看到了书桌上摊开的几张A4纸,标题作者打在前头,是个故事。他想又非私人日记之类,读一读大概也无妨。


谁知那故事不短,且细腻有趣,他阅读速度不算快,一口气就读了十来分钟。旁边还有两张纸,作者名字一样,他读了半页就觉得哪里不对。


行文和上一篇一样,可就是别扭得很。


 


厨房的水声还在继续,王俊凯皱皱眉,洗一副碗筷,未免洗得太久了吧?


 


王源挤出洗洁精时就走了神,他开始琢磨王俊凯。


皮肤有点黑,眼睛一单一双,和自己一样。长得帅气,可穿着橙色短袖未免有些好笑。


会怕他切菜切到手,会帮他看着往炒锅里添油,甚至会腌葱花给初次相识的人下一碗面。不可谓不温柔。


王源又想起他反复偷瞄彩虹旗的样子,意味着。。。什么呢?单纯好奇自己的性取向,还是志同道合对自己动了心思?


 


他不着边际地想了太多,王俊凯低低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时就吓到了他。


 


“你开了十几分钟的水了,一根筷子都还没洗。。。你这不是浪费吗。”


 


王源回过神来,有些许被抓包的羞赧,脸上浮起一层淡粉红色。


王俊凯看见了,越发心猿意马,水龙头还哗哗留着,遮盖住左胸腔里的杂音。


 


“我就是走了个神。你找到餐巾纸了吗?”


 


王俊凯抿抿嘴,“还没。”


 


这个人在说谎,王源心想。为什么要说谎呢?


 


“那你再找找看?”


 


“好。”男人得到了想要的答案,裂开嘴笑,露出一对虎牙尖尖。


 


哦,是对我动了心思啊。王源捏着海绵开始擦洗碗筷,心想这人傻啊,装都不会装。


傻是傻,长得怪好看。


 


那天王俊凯找了很久躺在自己口袋里的餐巾纸,摸清了王源是个作家,还会写歌词,喜欢詹姆斯,每周二周四上午和自己一个时间的课,听周杰伦和林俊杰,喜欢吃零食,放学了就去街对面买烤肠,他的手机铃声特别响,比自己爷爷老人机的设定还要高许多分贝,他妈妈还会打电话来查岗,问他有没有吃饭。


 


真是个小孩子。


 


就像那个A4纸上的故事一样,王源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别扭。有哪里不对劲,是哪里呢?


王俊凯作为一个标准的处女座,被这股子不对劲烦扰着吸引着,如果硬要形容的话——


王源就像是一件精致到合他胃口的瓷器,却不知哪里烧坏了,瓶身出现一个凹陷,这凹陷让王俊凯忍不住用指腹去填满,就像是黏在手上,不舍得放到展柜上远距离欣赏。


 


所以鬼使神差的,他要了王源的电话,说明天一起去打篮球吧。


 


王源只能接收到【一起去打篮球吧】的信息,点点头,小心翼翼组织好语言,


“时间地点,你给我发短信。”


 


“行,或者我直接给你电话。”


 


“短信吧,还是短信吧。”王源皱皱眉,“电话。。。电话可能接不到。”


 


铃声那么响,怎么会接不到?王俊凯觉得那瓷器上的凹陷又深了一寸,吸引着自己的手指往里走去。


 


他离开前装模作样,说在柜子下面找到了那张纸。王源笑着说找到了就好,笑得很好看。


于是王俊凯又一次忍不住去看那彩虹旗,问王源知不知道这旗有什么含义。


 


“我知道啊。你知道吗?”


 


王俊凯咽了下口水,“我也知道。”


 


“哦。”


 


“那你是为了表达支持才挂的,还是。。。还是。。。”


 


“我是为了自己才挂的。”王源看着他拙嘴笨舌,小心打探的样子,不由再次觉得他傻。怎么就这么傻。


 


“我家没这个旗,但我其实也可以。。。就是。。。也可以为了自己挂。”


“哦。”


王源关了门,回到卧室,透过窗子看他走远的背影,脸上挂着许久不散的笑容。


 


 


 


王源身边唯一一个知根知底,且保持联系的朋友就是刘志宏。


那天他在吃了晚饭后收到王俊凯的短信,【明天下午四点学校球场?】,直接截屏发给刘志宏。


 


“这是啥?你认识王俊凯?”


“你也认识他?”


“当然认识!我男神啊!蝉联咱学校歌唱比赛一等奖,据说已经有经济公司想签他了。”


“那他认识你吗?”


“。。。不认识。”


“哦。他约我打球,我让他把时间地点告诉我。你帮我看看。”


“你。。。没告诉他你的事儿?”


“还没。”


“你不打算告诉他吗?”


“我不说,他也总会发现吧。”


“恩。。。你想和他做朋友?”


“算是吧。”


“那好。我明天那会儿有时间,我陪你去。”


 


没等王源回复,刘志宏又赶紧补充,


“我的意思是,你睡一觉起来,吃完第二顿饭后给我打电话,我提前来你家接你。”


“谢谢你。麻烦你了。我刚搬出来自己住,这事也不想现在让我妈知道。”


“咱俩认识十几年。。。呸!我是说,咱俩小学认识的,现在都大学了,你还跟我客气什么。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王俊凯得知真相,是在三周之后。


这期间他让王源给那张餐巾纸上的歌写了词,发了许多短信,陪着王源吃了五次烤肠,有意无意制造了几次课前校园的偶遇,每周日下午都会一起打几场球。


 


三周后的那个午后,他稳稳投了一个三分球,王源在场边蹦着喊“好厉害!”、“进了!”、“帅!”


引得旁人纷纷侧目却又不自知,白极了的皮肤在阳光下渗出细密的汗珠,头顶几根头发随身体蹦跳,二十多岁的人此刻行为仍像是个孩子,可爱里透着那股子别扭。


 


王俊凯觉得自己许是打得太拼命,中暑般大脑发胀。


瓷器的凹陷有增无减,指腹早填不满,仿佛只有他快速跳动着的一颗心才能与之契合。


他知道,球打完了刘志宏还会像以往那样,和王源一起回家。刘志宏有女朋友,和王源的相处也不见暧昧,可就连王源去个厕所,他也会放下篮球跟着过去。


 


“哎,你俩每周日打完球都去干嘛了啊?打联机?”他接过王源递来的纸巾,撕成两半,尽量用自然地语气发问。


 


王源用王俊凯还回来的半张纸擦额角的汗,刘志宏点头回应王俊凯,他却抢先一步开了口。


“不是。他只是送我回家。”


 


疯了疯了。


刘志宏摸摸鼻头,睁大眼睛看王源,又偷偷打量王俊凯。


 


王俊凯断然没想过这样的回答,刻意维持的自然被慌张取代,只给出一句不够聪明的打笑——


“你三岁吗你,还需要人送你回家。”


 


王源只听懂了后半句,就回他说“对,我还需要有个人送我回家。”


 


王俊凯皱皱眉,再次感到那股子别扭。


“你路痴吗?”


 


“我认路。”


 


王俊凯一时间不知该回些什么。谁也没说话,就持续了两分钟尴尬而诡异的安静。太古怪了。一切都太古怪了。


王源站在他面前,还是那副永远都不着急的模样,一双大眼睛与他直视,悠闲得不行。


王俊凯有种错觉,好像如果自己不回话,王源就能这么老神在在地等一个晚上。


 


刘志宏看不下去了,“天快黑了,打球打得都饿死了。走吧走吧回家吧。”


 


王源看了眼天空的颜色,点点头说是饿了。


“你要送我回家吗?”


他就这么直直白白,一脸坦荡的看着王俊凯。


 


“啊?啊、好啊。”


 


刘志宏抱着篮球,看他俩并肩离开的背影,还是叹了口气。


 


 


 


“你是不是觉得我有点奇怪?”


 


王俊凯扭头看他,不知要如何回答。黄昏的光映到王源侧脸上,像是鲜明硬朗的线条浸了蜂蜜,引得人想轻轻舔一口尝尝滋味。


他盯着那侧脸盯了许久,王源依旧是丝毫不急,安静着等他回话。


 


“恩,有点儿。”


 


“我给你解释。但是有可能解释不清。你听不明白就自己想想,想不明白就算了。”


 


“好。”


 


“很多次,你说的话我不能完全听懂。因为,恩。。。”他举起手机,指了指屏幕上的时间,“我看不懂这个。也看不懂钟表。”


 


“你不识数?”


 


“我识啊。但我感受不到时间。分钟、年、秒、月、小时、九岁、七岁、一直、一会儿。。。你可以跟我解释这些词,但是这里,”他伸出食指抵在脑袋上,“这里接收不到,理解不了。”


 


王俊凯沉默了很久,


“那你分得清过去,现在,和未来吗?”


 


“这个概念还是有的吧。。。过去是上一次、上两次,现在是这一次,未来是下一次。”


 


“恩这么理解也对。。。那你知道人会变老吗?”


 


“知道。皱纹变多,牙齿变少,就像白天会变黑,绿叶会变黄。”


 


“。。。你手机铃声那么响,还要被你妈查岗,是为了提醒你吗?”


 


“恩。我是个靠生物钟活着的人。”


 


王源的公寓离学校近,说到这里时王俊凯已站在了电梯门口。


 


“为什么。。。今天,我是说、这次打球告诉我?”


 


“吃了50次饭,看见你还是很开心。我觉得我喜欢你。”


 


王俊凯咽了口吐沫,红了脸。


“看见一个人觉得开心,并不等于喜欢。”


 


“我不知道什么是时间,但我知道什么是喜欢。”王源回答地笃定,这份笃定让王俊凯有些局促。


他开始质问自己,目前为止对王源的喜欢到底有多少。够不够支撑着他去理解王源的生活,去删减自己每一句话里的时间度量衡,去替他庆祝一次他无法理解的生日。


 


“所以说,”他紧张地清了清嗓子,“我们其实活在不一样的世界里?”


 


王源点点头。


 


“那你觉得,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可以相爱吗?”


 


王源歪着脑袋想答案,想了太久,感到脖子酸楚才换了个姿势。


王俊凯看不下去,出声提醒他,“你觉得可以吗?”


 


“我不知道。好像不可以吧,感情是建立互相理解的基础上。即便我们不能相爱,我也可以喜欢你啊,这不矛盾。你的世界里有许多许多可以互相理解的人,我的世界里只有我自己。所以如果不同世界的人不能相爱,我就不能和任何人相爱了。那你呢?你觉得可以吗?”


 
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
 


“哦。”


 


“但我觉得我们可以试试。”电梯门开了,王俊凯把王源拉了进去,


“我相信你知道什么是喜欢。我觉得我也喜欢你。可你的【喜欢】或许和我这个世界里的【喜欢】不一样。”


 


“是一样的!”王源提高了声音。


 


电梯门缓缓关闭的那一刻,王俊凯俯身对王源说,


“不一样也没关系。”


然后他轻轻地舔了下王源的脸颊,并没有蜂蜜的甘甜,只是寻常男生运动后汗液的咸味儿。


 


哈,瓷器上的那个凹陷,终于被堵上了。


果真,和自己一颗心的大小完全契合。


 


那天王俊凯给了王源一个漫长而用力的拥抱后才离开。王源站在窗边看他的背影,有些苦恼。


他身处那怀抱时,心中出现了某个念头,随着全身血液流动叫嚣,可就是说不出道不明,让他焦躁不堪。


 


如果他不是如此的独特,或许就能明白,那只是个和恋人相处时再简单不过的想法——


 


【久一点。再久一点。】


 


 


 


 


王俊凯两天后就发现了事情不对。


周一他去经纪公司谈合约,下个月就会被安排到近年最火的选秀节目里,借此出道。周三他下了飞机就往学校赶,算准时间去接王源下课。


 


刚互表衷肠确立关系就两地分隔,王俊凯急得不行,一腔热血却在看到王源本人时结了冰。


 


本就清瘦的人又单薄了一圈,皮肤变得惨白,眼底的黑色更添憔悴。


两天前还在同自己打球的男生现在看上去鬼一样,风不吹都能倒下。


 


王俊凯很生气,拉着他的胳膊问到底怎么了。


王源则一脸委屈又无奈,告诉他没出什么事。


“那你为什么心情不好?”


 


“我没有心情不好。”


 


“你这两天照镜子了吗?!”王俊凯顶着一头火,看着王源有些迷惑的眼神,心又软下来,“我是说,你看起来很不健康。”


 


“恩,我知道。因为我的生物钟乱了。”


 


“乱了?为什么乱了?我不是打电话提醒你上课了吗?”


 


“第一次,很激动,脑子里想法很多,真的不觉得饿不觉得困,所以就乱了。我妈说这是因为我恋爱了。”


 


王俊凯觉得心脏被人揪住,又疼又无力,只得在人来人往的校门口将王源用力揽在怀里,像是把心递上去,嵌进那个充满诱惑的凹陷里。


 


这个拥抱依旧漫长,校园里开始有人驻足观看,王妈妈刚巧下了课,对着王俊凯咳嗽两声,“大夏天的,抱着热不热?”


 


王源跟着王俊凯一起红了脸,同步率惊人。只是他肤色浅,更显眼。


一行三个人往王源的公寓走,王妈妈打量了很久才开口,


 


“王俊凯是吗?”


“叫我小凯就行了。”


“小凯啊,源源跟我说你是搞音乐的?”


“恩,我学的是这个。”


“源源给我听了你写的曲子,我挺喜欢的。”


“您都听了?”


“恩,”她笑着看了眼王源,“能说的他全跟我说了。你是不知道这孩子有多久没睡觉了。”


 


走到王源公寓楼下,王妈妈推他上去,


“你那三篇稿子我改过了,该加的时间也都加了。你回家发给编辑吧。”


 


“那下次吃饭。。。”


 


“下次吃饭我给你做。”


 


王源看了眼王俊凯,那男人抿着嘴面部线条僵硬得很,生怕人察觉不出他紧张。


 


“我妈人很好的。她是咱学校教授,对你不好你就跟教育局投诉她。”


 


王妈妈翻了个白眼,“王源你再不回家,下次吃饭你自己做啊。”


 


王源朝王俊凯做了个鬼脸,然后去按电梯了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“好孩子,你别紧张。我家儿子不都说了吗,我对你不好你可以投诉我。”


王妈妈揶揄他,往小区的花园走去。


王俊凯笑出来,点了点头,又皱起眉。


 


“我以为您看见他这样子就心疼他,所以会怪我。。。”


 


“我当然心疼。你听说过吗,如果一个孩子有些缺陷或者不够优秀,做母亲的总会更疼爱他。因为觉得孩子是无辜的,是自己不争气,没能给他一个健康的身体。不过源源这情况,也不是因为我和他爸年轻时生活习惯不好或别的怎样,只能说是童话一样的小概率奇迹。”


 


王俊凯听了她的形容,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,【童话】和【奇迹】两个词在他脑海里横冲直撞,有些疼。


 


“你知道昨晚源源跟我说了句什么吗?他说啊,妈,我上次照镜子被自己吓了一跳。喜欢一个人真是个危险的事情。”


王妈妈扶了扶耳边滑下的几根头发,“我听了后就告诉他,是啊,喜欢一个人的确是件很危险的事。那你还要喜欢一个人吗?


他说为什么不要?喜欢一个人是很开心的事。


 


源源告诉我,你和他只是试试而已。你可能觉得,跟我儿子谈恋爱太麻烦,也要面对许多责任。的确,如果你们将来分开,源源可能情况会比现在严重得多。我做母亲的当然心疼。可是比起痛苦,我儿子来人世走一遭却没体会过爱恨情绪,这会让我更难过。况且源源也不傻,他笔下写过多少个和爱情有关的故事,心里清楚自己承担的风险和代价。他是个成年人了,有权利为自己的生活做决定。


阿姨说了这么多,是希望你明白,不要带着包袱去和我儿子相处。


你可以可怜他。相爱的人总是觉得对方可怜,想要尽己所能去保护照顾。


但你不要怜悯他,更不要在将来因为自责内疚而刻意维持这段感情。


这个年代分分合合多正常,每一次恋爱都能一击即中走得长远,这种可能性太低了。


更别说你们年纪都还小,事业不稳定,你家人应该也很难接受源源这种情况,所以能走到最后实在困难,我和他爸心里都有谱的。源源虽然对走得长久没概念,但一定也清楚你们的未来。


 


我儿子是一颗心干干净净、诚心诚意的喜欢着你,所以阿姨请你也单纯地和他谈一场恋爱。


 


和他相处,的确存在很多问题。你应该也发现了,沟通是很难克服的一关。因为他的特殊,你可能不得不做些别的恋人不用做的事。如果觉得做得来最好,要是感觉太累,那就直接告诉源源吧,我们都会理解的。


最后再啰嗦一句,要是哪天你们分开了,能不能请你及时联系一下我?


不是想怪你,只是阿姨担心。。。”


 


王俊凯打断了她的话,


“我明白的。如果真有那一天,我一定会先保证他的安全。”


 


“好孩子,走吧,阿姨给你们做晚饭。”


 


“做下次吃的饭。”王俊凯说完这话,冲着王妈妈露出笑容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学校要拍网络宣传片,掌镜的是个电影系的学妹。王俊凯和王源只是坐在篮球场旁边休息,顺便低调地当着刘志宏的面谈个恋爱,但学妹还是老远就看到了他们,举着镜头跑过来。


 


王源对着镜头先是卖了个萌,然后嘟噜着嘴做鬼脸,摇头晃脑好不热闹。王俊凯看得移不开眼,渐渐觉得用瓷器来形容王源太不合适,毕竟哪能买到这么活泼的瓷器。


他带着几分好奇和几分喜爱去接近王源,如今终于弄明白那股子别扭的原因,王源每日又都能带给他惊喜。坐在月下写出诗歌的文艺青年,耍起宝来却毫不含糊,傻得可爱。


王源当是一株鲜活的植物,错被当做精美瓷器锁入柜中,可只要你肯走上前,轻轻摸一摸他枝头的那枚叶子,就会被繁茂的藤蔓紧紧缠绕,每一寸皮肤都能感到枝条里奔腾不息的生命力。


 


王俊凯脑子里勾勒着植物的翠绿模样,看向镜头比了一个剪刀手,摆出标准的八颗牙齿笑容,可爱又帅气。刘志宏见他一直保持着姿势,忍不住出声提醒他,


“是录影不是拍照啊。”


 


王俊凯出了糗,刘志宏和镜头后的学妹都笑得前俯后仰,王源理解不了,就兀自摆着那张鬼脸,挤眉弄眼上下晃动小舌头。


 


王俊凯根本没经脑子,就低头咬住了王源的嘴。


像是品味到了植物上结出的甜美果实,用牙齿轻轻刮了刮那唇瓣,亲密又色气。


王源前所未有地急急忙忙推开他,求学妹把视频删了。


王俊凯哑着嗓子问他,“你介意吗?”


王源这辈子头一次露出急切的表情,


“你不是将来要去参加选秀吗?万一这事情曝光怎么办?”


“我决定不去了。”


王源看着王俊凯的眼睛,对视了很久很久,然后冷着脸背起书包转身便走。


王俊凯跟过去拉他的胳膊,问怎么了。


王源不理他,继续往校门口走。


王俊凯怕拉疼他就不敢使劲儿,跟在他身后一遍又一遍喊他的名字,


“源源。”


 


“源源。”


 


“源源。”


 


王源停住步子转身看他,


“我妈妈第一次和你见面,没跟你说吗?”


 


“说什么?”


 


“说让你把我当个正常人,别给自己加莫须有的责任感,单纯地和我谈恋爱。”


 


“说了。”


 


“你这样因为我拿自己的事业开玩笑,你把我当什么了?别说什么当做爱人。对自己的人生都不能负责,还有什么资格去爱别人?”


 


王俊凯始终没收回握他胳膊的手,只是皱紧眉头跟他讲,


“我不是为了你。我做这个决定,是为了我自己。做音乐本来就不是只有一条路,不去台前我依旧可以在幕后。


我承认我做这个决定受了你的影响。和你在一起时,我也总会忘记时间的流逝。因为你永远不急不忙,看着你,我就觉得心能平静下来。当我不再时刻想着下一秒要做什么,就会发现许多平日里感受不到的东西,一切细微的事物都被放大。以前想破脑袋才有的一段旋律,现在经常自动流进脑海里。”他停了停,像是想起了什么,“你是不是没听太懂?”


 


王源点点头。


 


“我是想说,放弃做偶像歌手是为了我自己好。哪怕我明天。。。哪怕我下一次打球时就已经和你分手了,我也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。因为即便不是你,将来我也会和别的喜欢的人在一起。如果我喜欢一个人,就不愿意为了任何原因遮遮掩掩。如果将来走到台前,必然会有这样那样的顾虑,所以我宁愿做幕后。


人生是我自己的人生,没有谁会比我更在意更负责。”


 


王源扁了扁嘴,跟王俊凯说对不起。


 


王俊凯又上前一步,“为了表现诚意,不如你亲我一口?”


 


王源说在大学校园这种知识的殿堂耍流氓期末会挂科的。


 


王俊凯晒着虎牙,“好吧算我错了。为了表现诚意,不如我亲你一口?”


 


王源看向王俊凯,逆着光显得他皮肤更黑,狭长的眼睛就格外亮。那一刻某个念头冲进脑海,嚣张跋扈,使他生出一背的汗。王源开始发愣,尚不知瞬间为何物,仍被瞬间的感情淋了透。


他努力搜刮词句,试图表达清楚这个来势汹汹的念头——


 


“我想每一次吃饭都和你在一起,每一次打球都和你在一起,每一次读书写字都和你在一起,每一次做每一件事,都和你在一起。”


 


王俊凯圈住他,亲了亲他的鼻尖,


“你的话,翻译一下,大概就是,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。


  我也想一直和你在一起。


  源源,你现在渴望的东西,就叫做长久。”


 


王源认真想了想,最终还是沮丧地半垂着眼,说他不懂。


 


王俊凯拉起他的手往家走,


“不懂也没关系。不同世界的人的确无法相爱。


  可你和我有一样的念头和情感,所以你从来都在我的世界里面。只不过我的世界太乱太吵太糟糕,人人都跟时间赛跑,永远自以为是,永远急急忙忙。这个世界里只有很小很小一部分才像童话一样美好,你就是住在那里面的小概率奇迹。”


 


王源红着脸问回家吃什么。


 


王俊凯使劲儿捏了捏他的手,“我给你讲了情话!”他撇撇嘴无奈地说,“青椒肉丝吧。”


 


“红烧牛腩吧。”


 


王俊凯还能看到挫败感的尾巴,于是丝毫不留情面,“就吃青椒肉丝。”


 


王源晃了晃他的胳膊,声音又软了软,“红烧牛腩吧。”


 


王俊凯的冷酷维持不过两句话的功夫,“家里还有牛肉吗?再加个蒜蓉青菜?”


 


王源看着他温柔又老实的模样,回答他说,


“咱学校门口的法国梧桐粗壮质朴,特别可爱。”


 


王俊凯停下步子,“什么?”


 


王源伸长脖子,轻轻亲了亲王俊凯的鼻尖,


“我也给你讲了情话。”


 


王俊凯那颗卡在瓷器凹陷里的心脏,像被无数根羽毛逗弄着,酥麻瘙痒得不可救药。


 


为了止住那痒,他只能把王源紧紧搂住,用他清瘦的骨头去硌自己的胸腔,恨不得再用力些,将两个人揉成一个,漂浮到太阳上月亮上找个好视野,看星星。


 


 


 


今天的童话故事讲完了。你猜结局是什么?


 


王子和王子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,不急不忙,看清楚了每颗星星的模样。












决定在十九岁的最后一天里,完成这个有点长有点奇特有点难写的童话故事,希望你们和我一样喜欢它。算是给自己的生贺文?突然想抱紧自己了。。。

评论
热度 ( 2920 )
  1. Echoreey小青她不是蛇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一起吃了50次饭 再见到还是很开心
  2. orangetoy小青她不是蛇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Echoreey小青她不是蛇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童话故事

© さト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