さトピ

まもなく、おミskです

好可爱 我要启动麒麟臂

兔正:



01




钟山上有只无恶不作的老虎。


风清云秀,澄澄朗空。老虎捧着爪子蜷在林间,挺着塞满野兔肉的肚子,哼哧哼哧地打盹。




枝桠蓦然拂动,扑扑簌簌,一只闪亮的蛋“咚”地砸下来。


“咚”地一声正中他皮毛油亮的脑袋。


于是老虎呼噜一凝,惊醒了。




这蛋有它手掌这么大,壳薄,能看清其间淡淡青红脉络。一摸,温的。


蛋下面压着张字迹秀丽的字条:“帮忙孵个蛋,谢了。”




老虎凝神瞪了半天,说:“妈的,看不懂。”




但作为一只无恶不作的老虎,不论是鸡蛋鸭蛋鹅蛋还是鳄鱼蛋,他向来是直接吞进肚子里的。


于是老虎伸长脖子,张开嘴,用尖牙逼近了那颗圆溜溜的蛋。




蛋好似察觉他图谋不轨,猛地一抖,突然道:“那字条说,让你帮忙孵一下我。”




老虎一僵:“操。”


蛋:“咋了。”


老虎:“你咋会说话。”




蛋:“我不仅会说话,我还会怼你。”


老虎挠了挠脸:“哦。”


蛋:“你不怕我吗?”




老虎凝重地望着面前趾高气昂的蛋:“你有病吧。”


蛋高贵的身躯猛地一抖:“你才有病,你见过会说话的蛋吗。”




老虎:“没有。”


蛋:“所以我很强。”


老虎:“哦。”






02






万木争荣,溪水泠潺。老虎把蛋叼到葳蕤草丛间,暖橘日光洒落在它半透明的外壳,像染了浅浅一层花蜜。


蛋神气地转了个圈:“我觉得我们应该认识一下。”




老虎思考片刻:“你想跟我做朋友?”


蛋想也没想,毫不脸红地脱口而出:“你做我娘吧。”


老虎一愣:“可我是公的,虽然半年前好不容易成了精,也还是个带把的。”




蛋:“卧槽,大意了。”






03






虽然这是只带把的公老虎,但靠他温暖的大肚皮,一定可以把自己孵出来的。


蛋很悲伤,但很坚强。




老虎容易饿,可早上刚吃饱二十几只野兔子,这时候瞧着蛋,也没什么胃口。善心大发,决定放他一马。


而且这蛋还会说话,怪有意思的,莫非是只蛋精?孵化出来是只什么东西?




老虎决定跟蛋拉近关系:“其实我有名字。”


蛋:“哦。”


老虎:“作为一只老虎,你不觉得我竟然有名字这件事,非常别致吗?”




蛋在发觉对方是公的以后创伤不小,思考半晌才道:“你叫什么?”




老虎:“傲天狂尊。”






04






发现蛋并没有被自己的冷笑话所打动,老虎有点尴尬:“其实我叫王俊凯。”




蛋:“这名字挺好的,谁给你起的?”


王俊凯:“我妈。”




蛋:“哦,那你是只蛋的时候,也是你妈把你孵出来的么?”


王俊凯慎重地思考了一下:“我们老虎生崽,不生蛋。”




蛋:“卧槽,又他妈大意了。”






05






王俊凯果真无恶不作。




钟山没有什么娱乐项目,冬天还可以在茫茫雪地里玩活埋白狐狸的捉迷藏游戏,但现在是盛夏。


王俊凯啪叽踩扁了挂在树杈上睡午觉的蟒蛇,登时一声惨叫,鲜血横流。




王俊凯坐定,伸了个懒腰,抬头望天。尾巴有一搭没一搭地搅起了泉水。


一众水生小精怪被搅得七荤八素,恍惚间以为自己游到了太平洋。




蛋抖了抖:“你平时都这么酷的吗?”


王俊凯点了点毛绒绒的脑袋:“酷。”




蛋:“你对蟒蛇是不是有种特别的恨意啊?”


王俊凯:“小时候被它们咬过,现在长大了就报仇。”


蛋:“喔,那是真的好酷。”




说完这话,蛋狗腿地依偎着他的肚子:“那你能酷酷地孵一下我么?”


王俊凯一顿,突然想起一句自己不晓得从哪听来的话:“酷酷的你,酷酷的我,酷酷的我们孵寂寞。”


蛋:“呕。”






06






王俊凯开始孵蛋了。


他没有什么母性光辉,也没在钟山上见过任何一只母老虎。除了已经修成人形下山玩耍的他娘亲以外。


但是这只蛋还挺乖,窝在他肚子底下一动不动,只偶尔传来细小的哼声:“我觉得我在长大耶。”




王俊凯说:“我怎么感觉不到呢。”


蛋:“因为这是你对我的不关心、不爱护、不喜欢。”




王俊凯思考了一下:“那我怎样才算关心、爱护、喜欢你呢?”


蛋稍稍一动,撒娇道:“你帮人家起个名字好伐啦。”


王俊凯:“有话好好说,你咋突然带上海口音。”




蛋顿了顿,怒道:“妈卖批,我妈说江浙沪那儿口音比较嗲,我特意学的。所以名字你起还是不起?”




王俊凯一惊,心想这蛋不会真生气了吧,连忙笨拙地把他捧在掌心:“起。”


蛋躺在老虎软绵绵的肉垫上,哼唧两声:“你起吧。”




“既然是我孵的你,你就跟我姓王吧。”王俊凯慎重思考片刻,“而且你这么天真可爱,又会说话,实在很强,我可能已经知道你要叫什么名字了。”




蛋幸福地扭了扭身体:“是什么?”




“王宝强。”






07






蛋沉默了很久,就在王俊凯以为他被日光烤成了熟蛋时,他突然开口了。


“其实我妈已经给我起了名字的。”




夕阳西落,霞韵流光溢彩。王俊凯睡眼惺忪,没注意这蛋精在纠结个什么,只把他叼进洞穴里,等待夜幕降临。




那蛋颇自信道:“我叫王源,源泉的源。”


“王源。”王俊凯哦了一声,把他揣在肚皮的软毛那儿窝着:“那你还让我给你起名。”




王源:“我以为你会起个好听的小名。”


王俊凯:“王宝强不好听吗?”


王源:“……”


王俊凯:“哦,小名,一般是叠音的那种对不对?”




王源赶紧蹭了蹭他的肚皮,“对!你赶紧起一个吧!”




王俊凯:“强强。”






08






老虎和蛋相敬如宾数日,加以肚皮温度熏陶滋养。


终于,在王俊凯某日又吃了二十几只野兔,踱回溪边乘凉的时候,发现那只金贵的蛋不见了。




这可把无恶不作的老虎急坏了。




王俊凯伸爪扒开树干:“王源?”


又转而掏下鸟巢猛地一瞧:“王源?”


旋即把头栽进水里眼巴巴地左右张望:“王源?”




“哎,嘎哈呢。”




王俊凯一惊,赶紧从水中抽回脑袋。水珠把他油亮威武的毛皮黏得一缕一缕,有点狼狈。




王俊凯呆若木鸡地望着那只依偎在自己屁股旁的小白兔子:“是你在跟我说话?”




兔子哎了一声:“可不嘛,我是你大爷王源。”




王俊凯:“操,你怎么是只兔子。”




已经从蛋孵化成兔子的王源一甩头,两只毛绒绒的大耳朵飞起,仰脸朝他凶恶龇牙:“你瞧不起兔子吗?”


王俊凯沉默了:“其实也没有,只是今天早饭刚吃了二十只兔子。”




王源:“然后呢?”


王俊凯:“太腻了,所以看到你的时候,反射性有点想吐。”




王源:“我们的友谊差不多结束了。”






09






王俊凯怕自己一个忍不住会把王源吃了。




兔子精都特别狡猾,又聪明。王俊凯不喜欢,往往懒得跟它们周旋,飞扑过去就往嘴里吞。


但这是他亲自孵出来的王源哎,只好克制一回本能。




王俊凯纠结半晌,抬起爪子把王源一推放倒,低头在他毛绒绒的肚皮下看了眼:“你是公的啊。”


王源惊诧地瞪他:“不然你以为呢?”


王俊凯:“你老撒娇,我以为母的。”


王源:“我可去你舅爷的,曾经本人叱咤风云几百年,天上仙女都夸过我。”




王俊凯哦了声,低头蹭爪子。




王源趴过去:“王俊凯?你怎么好像很瞧不起我的样子?”


王俊凯抬头看他:“这真没有。”




王源皱眉半天:“那你敢不敢举起爪子,向玉皇大帝发誓你还跟从前一样关心、爱护、喜欢我?”




王俊凯叹气,歪头舔了舔他身上的白毛,有气无力地抬起爪子道:“我向玉皇大帝发誓,我还跟从前一样关心、爱护、喜欢王源。如果有半句假话,我天打雷劈,不得好死。”




他话音未落,天空突然滚出浓浓乌云,夜幕瞬间浓黑如墨。




数秒之后,惊雷一震,闪电亮彻天空。




王俊凯:“哎呦卧槽!”






10






后来王俊凯确实被雷劈了。




但这不是因为他发的誓,而是他今日忽然得以化形了。




王俊凯一脸懵逼,晾着长腿坐在溪边,以为自己被雷劈出了幻觉。


借着月光,水面倒映出桃花眼高鼻梁的少年。没了光滑油亮的皮毛,取而代之的是细软黑发。很长。




老虎由衷感慨:“没毛了,好冷哦。”


兔子坐在他泛粉的膝盖上伸懒腰:“妈卖批,你好帅。哎累了,我先睡了。”




说完,就仿佛刚大动干戈了一场般,倒在王俊凯大腿上睡熟了。




王俊凯听夜色溪水潺潺,听知了不眠不休地哼唧,听王源细声细气的呼噜,低头看了一眼人类五指分明的手,咕哝道:“这还怎么拍得死蛇啊。”






11






其实无恶不作的老虎以前也没那么坏的。




他娘十几年前化形成了个艳丽美人,下山招摇去了。


临行前说的是:“小凯要多吃点妖怪才能化形哦,等你变成人了,就来山下的钟泽镇找娘玩吧,么么哒。”




彼时的王俊凯天真朝她挥挥爪:“么么哒。”




然后就再也没见过她。




直到这个时候终于有了人样,王俊凯却连自己老妈的样子也记不清了。


他低头沉思半天,把毛绒绒的王源抱到自己温暖的颈窝那儿睡,也接着躺下。




半夜迷迷糊糊听见王源说了句梦话:“妈卖批,好帅哦。”






12






入秋了,北风飒冷,王源皮毛还没长齐,愣是冻出了个大鼻涕泡。


王俊凯伸出爪子戳破,王源惊得浑身一抖,往王俊凯肚子上的毛里钻。




虽然能化人形了,但王俊凯还是选择用老虎的状态度日,因为人没毛,好冷啊。


他想起自己娘亲临走前用蚕丝儿给自己织了件衣服,怪好看的,但要等来年夏天了。


他手笨,也懒得捯饬。




不过要是哪天王源化形了,成天光着身子到处跑也不成体统,他或许会酌情考虑下,给他做件能穿的衣服。




王俊凯忽然发觉自己很有慈母情怀。




每天该吃的野兔子还是得吃,要不然这山上草木就该被啃没了。野兔子太能生,他几天不吃就泛滥成灾,要没几只猛兽威吓威吓,这恐怕就是兔子的天下。




王俊凯早吃得倒胃口,也没心情去拍蟒蛇、搅溪水。




短短数月,钟山上无恶不作的老虎,忽然变成了一只安分守己的老虎。




王源这只肥兔子整天啃草,还趁他不注意就到处溜达。王俊凯一开始紧张得很,唯恐哪条没眼力见的蟒蛇把他一口吞了。后来陪王源在山里绕了好几圈,大家也都面熟了,晓得王源不好惹,纷纷退避三舍。




就连其他兔子也不跟王源一起玩耍。




王俊凯非常满意。






13






天气转眼又快要入冬,野兔子都瑟缩着抱团取暖,王源也就挂在王俊凯身上取暖了。




他还是喜欢溜达,一瞬跑得没踪影。王俊凯除了他也找不到别的妖怪可唠嗑,冬天在山林午睡又太冷,他只得寂寞地窝在山洞里。




仿佛一位被子女抛弃的空巢老人。




王俊凯忽然想起来,挺久前自己曾这么跟王源说过:“酷酷的你,酷酷的我,酷酷的我们孵寂寞。”


好好笑哦。




王俊凯莫名被自己逗乐,昏昏沉沉地搁下脑袋睡了。醒来时月朗星稀,他惺忪地伸爪子掏了掏周围,一片空旷。


王源没回来。




王俊凯立刻清醒过来,蹭了蹭爪子,奔了出去。




借着模糊月色,眼前依旧分外昏暗,风拂来很冷。


他一路跑得急,光秃的树枝划到身子,疼。




哪里都找不到王源,他怕那家伙是被哪只不走心的猛兽吃了。




兜转了整整一夜,忽然天空破晓。


澄澈暖光洒上他疲惫的眼睫,王俊凯又挪了几步,向前奔去。


最后在一棵枯死的大树下,找到了只浑身是血的兔子。




兔子长得都差不多。一样的白毛,一样的长耳朵。王源也不例外。


顶多一双水汪汪的葡萄眼,比别的兔子亮了点、大了点。




他心脏狂跳,发着抖踱过去,喃喃道:“王源儿?”




那只兔子没有应答。




王俊凯鼓起勇气走到它面前,抬起软绵绵的肉垫轻轻推了推,发现兔子身体已经凉透,估计是哪只猛兽昨夜的残羹剩饭。




王俊凯眼眶红了一圈。




“王源儿?”




他低头伸出舌头舔舔它的身子,企图把它舔得暖一些。又笨拙地把它藏进自己肚皮上厚厚的软毛里,可没有丝毫好转。


那兔子恹恹地闭着眼睛,身体还是那样冰,长长的耳朵耷拉在空中,王俊凯不死心地低下头,使劲舔了舔它的脸颊。




“王源儿,喂,别不搭理人啊。”他鼻腔一酸,把它护在怀中捂着,“说句话吧,骂我也行。我会比以前更关心你、爱护你、喜欢你的。还要给你起个好听的小名。”




“冬天还没过呢,等到春天了我就去捉蚕养着,叫它们吐丝,夏天就能给你做一件好看的衣服备着。什么时候你能化形,就不用光着身子到处溜达,还有衣服可以穿。”




“我把你藏回蛋壳里,再孵一次好不好?”




他蜷起身体,把死掉的小兔子按在心口,张着嘴巴轻轻地吐息,白雾暖暖地拂在它的身上。






14






“你干嘛呢?”




王源早看出来王俊凯吃腻兔子了,整天消化不良没精打采的样子,就打算给他改善下伙食。


他花了一整天时间溜到山下,绞尽脑汁偷了五六只烤鸡,气喘吁吁地拖着牛皮纸包,奔回山上来。




天色已经黑透了,冷到骨子里去。




他本想嚎一嗓子让王俊凯赶紧来接驾,半途却发现那傻缺竟然缩在一棵枯树下,不晓得在做什么。


王源凑近一看,怀里竟然还揣着只浑身是血的兔子。显然早就死了。




嗬,那兔子长得还挺像他。




王源顿了片刻,凑近王俊凯的脑袋,吧唧在他毛绒绒的脸颊上亲了口。


王俊凯一下惊醒,睁开金色的眼睛,一眨不眨地望着面前拖着牛皮纸包分外乖巧的白兔子。




“嗨。”王源说,“晚上好呀。”




老虎的眼泪唰地掉了下来。




泪水啪嗒啪嗒砸到雪里,融化。王俊凯低头看了眼自己怀里血淋淋的死兔子,又看看面前的王源,猛地伸出爪子把王源搂过来,伸出滚热的舌头吧唧吧唧开始舔。




王源摇着尾巴,小爪子摁着王俊凯脸颊,“我给你带了很多好吃的烧鸡哦。”




王俊凯闭上眼睛:“嗯。”


王源:“我们把那只兔子好好埋了吧?”


王俊凯点点头。




那天晚上下了场很大的雪,积得很深。王俊凯刨开雪,将死掉的小野兔子安置进去,舔了舔它肚皮上的毛,用雪盖住了。




王俊凯这辈子吃过不计其数的兔子,累起来可能有一座钟山这么高。


但那晚他坐在风雪里,依偎在王源身侧,忽然说:“我再也不吃兔子了。”






15






王俊凯:“烧鸡太他妈好吃了。”


从未吃过烹制食品的他被深深打动,似乎也明白了自己老妈留在山下镇子里不愿回来的理由。




同时,他甚至忽略了作为草食动物的王源其实不该吃烧鸡的。


王源生生用两颗兔牙把那只比自己身体都大的烧鸡给啃了,边啃边意气风发地跟王俊凯吹牛,说什么天上的仙女都见过他,所有动物见了他都要跪下之类的。




王俊凯:“那我怎么见到你没跪啊。”


王源:“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,大家现在不跪我。”


王俊凯:“酱紫。”




一虎一兔挺着圆滚滚的肚皮,坐在风雪里发呆,王俊凯忽然道:“王源儿,等天气暖点,我带你下山吧。到了山下镇子里,咱们就天天有这么好吃的东西了。”




王源长长地哼了声:“我看你还是太不谙世事,知道一只烤鸡要多少钱吗?”


王俊凯:“不知道。”


王源:“二十文钱。”


王俊凯:“你说了我也不懂。所以你没有钱,怎么弄来这么多烧鸡的?”


王源:“偷来的。”




王俊凯:“卧槽,强!”






16






到山下去只有一条路,而那条路必经烛阴河,里头睡着凶神恶煞的烛龙。


烛龙睁眼为日,闭眼为夜,呼风唤雨,无所不能。




烛龙不会伤害来钟山的人类,会放行船只,只是同时设置幻境,将人类和钟山的精怪分隔开。


山还是那座苍翠的山,但这样,精怪就没法吓死人类,人类也没法伤害精怪,两全其美。




王源上回下山是偷坐了一个富家小姐的船。除了被她的纤纤玉手揉了半天毛以外,一切安然无恙,返程时也一样。


毕竟他体型小,长得还可爱。




但王俊凯就不行了。


这么大一只老虎,只怕偷溜上船后,会把富家小姐吓得尖叫“妈卖批”一句就翻白眼昏倒。




王俊凯:“那我说不定可以幻化成人形上船?”


王源:“首先,人形得买船票,你没银两;其次,你没衣服穿,在他们眼里完全是耍流氓。”




王俊凯陷入了深思。




王俊凯:“其实我只是听说烛龙很厉害,远远见过他一眼,但我没有真的跟他交过手。”


王源:“哦?所以你有自信?”


王俊凯:“不知道,但它有两百个我这么大。”


王源:“我可去你大爷的。”




王俊凯生平第一次如此想要离开生他养他的钟山。


他踌躇许久,还是义无反顾地把王源叼在嘴里,朝山下狂奔而去了。






17






朗月无光,星辰黯淡。小白兔子坐在老虎毛绒绒的脑袋上,气氛庄重肃穆。


老虎蹑手蹑脚地踱到烛阴河边,伸爪一探沉沉黑水:“呦嗬,怪黑的。”




话音未落,湖光蓦然一震,水浪翻江倒海。


烛龙低沉嗓音幽幽,似是千里遥远而来,又好似近在咫尺。




“今日心结气郁,若想滋生事端,劝你小小精怪早日回山。”




王俊凯挠了挠脸:“好文艺,听不懂。”


烛龙一噎:“日你大爷,吵到老子睡觉了,滚。”




“哎!怎么乱骂人啊!”王源毛茸球尾巴乱摇,高声叫唤了句:“你知道我们是谁吗?”




烛龙睁眼就是白天,所以他不能乱睁眼。若扰方圆百里生灵休憩,必会被雷刑严惩。


可若是不睁眼,烛龙其实也并不知道面前是两个什么东西。




不过他能感受到,其中一个并不好惹。




气氛陡然凝固,烛龙道:“我管你是谁?卷进烛阴河里就全是我的修为。”




语毕,杀气腾腾地从水中浮出,巨大的怪物人面蛇身,覆满幽红鳞片。


他没睁眼,但确凿知道那两个东西在自己什么位置,冷笑着朝老虎纠缠卷去。




王俊凯幼年被蟒蛇伤过,有点心理阴影。


而烛龙乃巨型蛇状,深深刺痛他心中的心理阴影,一瞬间避之不及。




不过片刻,王俊凯只觉冷意席卷全身,被拖进河里。


凉水呛进肺部,他挣扎着冒出头呛咳不停,艰难之余还在担心王源去了哪儿。




这么个小家伙,连烛龙的牙缝都不够塞的,现在逃命或许还来得及。




王俊凯昏昏沉沉,缺氧的感觉大抵是濒死了。


只是忽然间,听到有谁趴在他耳边说了句,笨蛋。




与此同时,天色猛然亮起,拽着他往水底深处拖的蛇身一颤,松了开来。




脑袋清醒过来,王俊凯费力地挣扎着向上游去,终于得以浮上水面深吸一口空气。




天亮了。




赤红色的蛇狰狞地立出水面,逼仄地朝天空望着。


天上金光大作,赫然浮着一条姿态威武、金光熠耀、一看就超他妈厉害的龙。




烛龙:“妈的,明明是条龙,装什么兔子啊。”




龙:“你他妈明明就一条蛇,凭什么叫烛龙啊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同一物种。”




烛龙一顿,流下不争气的泪水:“我的错。”




龙:“我唱首歌给你听吧。”


烛龙:“不用了谢谢其实我——”


龙:“飘落在你脸颊的那片精品牛五花,是我对你说的新年快乐啊。”




烛龙是听不得龙吟的,喃喃了句“今天水逆吗”,闭上眼睛,虚软地倒回了漆黑的河里。






18






天色再度缓慢暗了下去,龙轻轻地用角勾起浮在水面挣扎的老虎。




老虎筋疲力尽地躺在它的脑袋上:“兄弟,你有见到一只兔子吗。”




龙不说话。




老虎:“长得跟别的野兔子差不多,毛白白的,屁股肥肥的,就是眼睛大一点,水灵一点,也稍微乖点聪明点。”


龙:“有点印象,可能在我肚子里吧。”


老虎:“操,现在你把他吐出来还来得及吗?”




龙不搭理他,一阵金光闪过,两人转瞬落在烛阴河岸的草地上。




王俊凯发现自己突然化了人形,又呆滞地朝眼前望去。




一个青丝披散,葡萄眼圆润的少年站在眼前,怪好看的。


还有点不好意思的蹲下来捂住身体:“大意了,忘记这小破地方没衣服穿。”




王俊凯愣了半晌:“你谁啊?”




“你大爷王源。”




说完这话,又是一阵金光闪过。眼前的少年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只白绒绒的兔子。




王源摇着短短的球尾巴,嘿嘿一笑:“我本来就是条龙啦,蛋是我变的,兔子也是我变的。我化形就是刚才那样,是不是很帅?”




王俊凯愣了半晌,点点头:“妈卖批,好帅哦。”






19






你问王源当条龙是种什么感觉,他其实也说不明白。


就是老在天上飞来飞去,没什么意思。




有天路过一座偏僻小山,恰巧撞见一只皮毛黯淡的小老虎趴在林间。奄奄一息,怪可怜的。


偌大一座钟山竟然才一只老虎,抚育它的母老虎哪儿去了?食物也够匮乏的。


王源狐疑望着,转眼叼了几百只兔子,唰啦啦扔到山里去。




这下小老虎可以吃饱了吧。




突然有点在意那个家伙了,作为一只老虎精怎么可以不杀生呢。


蟒蛇!咬他!对对对,快去。


被咬了就会生气、反击了吧?




是不是傻。


要多吃点精怪,这样修为才会涨啊。




很久以后,那只奄奄一息的小老虎,成为了钟山上一只无恶不作的老虎。




王源很满意。




他变作一只外壳半透明的蛋,写了张字迹秀丽的纸条压在底下,希望老虎看到能来孵他一下。


谁知这傻缺竟然看不懂。




原来叫王俊凯,名字挺好听的。


明明也有吃很多了,怎么修为还是个半吊子?


王源想了想,毫不吝啬地分了修为给他。




瞬间,威风凛凛的老虎精就化作了美少年。




当夜的王源在睡梦中依旧喃喃:“妈卖批,好帅哦。”




从前那种名为在意的情绪,可能叫做喜欢吧。






20






“王源,你咋骗我这么久?”


“哪骗了啊,明明你个傻子自己没发现。”


“我怎么知道…你不是兔子啊。”


“说你傻你还真傻啊,兔子会从蛋里孵出来吗?”






FIN.




这是我前晚做的一个非常无厘头的梦……


嗯,也好久没写短篇啦,分享给大家乐一乐!



评论
热度 ( 2947 )
  1. 海那个绵绵兔正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妈卖批好帅哦~

© さトピ | Powered by LOFTER